春季游园见闻 
欢迎光临~周易传统文化网

相术

春季游园见闻

太阳很好。杨树飘絮。
园子里的人多了起来。脱袄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有着好大的动静,那是割草机的声响。有六七个园林工人,背着割草机,割草,修剪着球形的红叶石楠、黄杨、冬青卫茅和红花檵木,园子里洋溢着草叶的清香。
同样洋溢着的,还有红叶石楠花开的特殊气息,在和风暖阳里更加明显。
东南角的毛洋槐长出了花蕾,一两天内或许就会开花。
北边筑有土蜂窝的椿树,也长出了嫩叶,枝杈上还在挂着翅果。
黄山栾长出更多叶片,枝头的干果,跟椿树一样,成为新芽的点缀。
日本晚樱的花期足够长,叶片齐齐长出的同时,花瓣色彩只是有些变淡,几场风雨也没让花瓣飘落太多。
河边步道上也热闹起来。西头是固定打牌的地方,一圈看牌的将打牌的几个人围在里边,看牌也得找个合适位置。
东边三姐妹按摩摊生意挺好,老年人花上十块钱,都能让身体舒坦起来。
中间又多了个理发摊位,一个女孩在给老年人理发,还说不是学雷锋,但却免费。老头们排着队理发,大多都是花白的短头发,花不了太长时间。
西边小土坡上,一群穿红马夹的志愿者大姐,在三角枫下休息。其中一个老家邓州的大姐,昨天回去上坟,带回来一些芝麻叶,分给大家品尝。
马师傅凑上去也拿了一小袋子。一群人还在讨论着,掐芝麻叶会不会影响芝麻生长。马师傅说不会,年年都掐,木一点儿影响。
再问了马师傅前天清明回家上坟的路数。
他说,农村老路数嘛,能有啥路数。回家喝酒啦呀,俺那弟儿们知道我这个好吃家儿好喝家儿。搁俺老四那里吃的,我是老五。
现在的年轻人,狗屁不通,礼节不懂得。有那还想说个二话,要喷个大话。那有啥用。
除了放鞭炮,还有那放焰火,那是有钱的家儿。大天白起(大白天)放焰火,啥意思哩。活着时候不孝顺他爹妈,死啦克啪克啪崩崩。现在社会都是胡球整哩,木里木表。
活着时候给他买双鞋买双袜子,买点吃哩喝哩,保养保养,不惹他生气,他也能多活二年,是个亲人是不是。那世上爹妈爷奶是最亲近的人。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胡整哩。
从前有句俗话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
在信息满天飞的当下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,还愿意倾听老人们的那些表述。
好些土气的语言,质朴,实在,但却蕴含哲理。
河边挡土墙上,两个男孩在绘制涂鸦作品。他们是二中的一年级学生,都是瘦高个子。
问了原来的作品是不是他们绘出来的,他们说不是,只是在原有涂鸦的基础上,进行着自己的创作。